返回

邪灵档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8章 封印在画里的鬼魂


(5#)

  “在那个时代虽然已经有了照相的技术,但是却还没有将图样放大的本事,很多大的人物的肖像都是需要人手工来完成的,并且那个时候的大家族都非常的封建,是不可能让一个画师去画生活在深宅大院里的女人的,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个画上女人的出身并不高贵。”
  “那么她很可能就是青楼出身的梁瑰玉,是纪九爷的生母。不过就算是这样,这么漂亮的一幅画为什么要藏起来呢?”
  想着,我不自觉的就伸手去摸那幅画,不过手还没碰到画的时候就被鬼曼童给拦住了。
  “先别动,我感觉这画好像有变化了。”
  听他忽然这么说,我这才抬头看了过去,此时我就看到画上女人的脸开始变的不像之前那么平整了,并且慢慢的还有一些灰烬一样的灰尘从画上脱落了下来飘散在空中。
  “这又不是什么古画,怎么会风化呢?”
  此时鬼曼童忽然神秘兮兮的回答说:“爸爸,建议你最好用鼻子闻一下。”
  听他提醒,我也小心的嗅了嗅,马上就得出了答案。
  “淡淡的臭味,敢情这是一幅尸粉画,可如果是尸粉画的话,那么这幅画就是用来镇魂的了,而画师陈白镇的正是梁瑰玉的魂。不好,赶紧找东西把画遮起来。”
  “晚了。”
  鬼曼童只说了两个字,与此同时画上的八个女人也都慢慢的消失了,到最后只剩下一个的时候,我貌似还看到她朝我抿嘴笑了那么一下,这一笑也让我顿时感觉毛骨悚然。
  最后剩下来的这个女人像活了,此时的她扭捏着慢慢挣脱了画面,像是一条人形大虫子似的慢慢的从画里爬了出来,我和鬼曼童也不停的后退,一直到撞上了大门。
  四周的空气开始变的阴冷,画上来的鬼魂也开始了呜咽,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正在慢慢的逼近。
  由于最近我对鬼话有过通透的了解,所以此时也能大致听懂这只鬼到底在说什么。
  “快一百年了,今天终于有人来释放我了,不过你不感觉来的太晚了吗?”
  说着,鬼魂忽然就逼近到了我的眼前,与此同时,盘踞在我胸口的大蝰蛇也伺机而动,张开大嘴一口就将她吞了下去,到最后我只听到那只鬼在求饶,但是我丝毫没有给予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这只鬼来的快去的也快,要不是她撞上了大蝰蛇,估计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不过如果这只鬼真的是梁瑰玉的鬼魂,那么她所带来的信息量可就大了去了,所以我不能就这么看着大蝰蛇把她消化掉。
  轻轻的抚摸了大蝰蛇的头,之后我就闭上眼睛尝试跟他沟通,没多久大蝰蛇也领会到了我的意思,马上就把头探了出来,忽然就裂开了八瓣,露出了里面密密麻麻的黑色小虫卵。
  以前我看到这些小虫卵的时候心里都会感到不适,毕竟这些东西差点害死我,所以心有余悸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而如今和大蝰蛇相处久了之后,我也慢慢的了解了他的脾气和个性,并且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了解我也得知,大蝰蛇体内那些密密麻麻的虫卵其实也并不完全是他的幼崽,而且还是一个个被他吞掉并关起来的鬼魂,其数量也并不比这鬼城里的鬼魂少太多。
  大蝰蛇的身体柔韧度相当的大,可伸缩的比例也是让我叹为观止的,他安静的时候只有不到一尺的长短,而他狂暴的时候居然能伸长到了三米以上,并且体型也会比之前大很多倍,所以说这绝对是一只非常神奇的物种。
  思考期间我也看到,密密麻麻的虫卵都在动,而且很大一部分还不时能透出人脸的模样,因此我也知道这些虫卵里都囚禁着鬼魂。
  跟着大蝰蛇的指引我找到了那只鬼,并且还小心的把关押他的虫卵取下来放在手心,此时虫卵内的鬼魂还在挣扎,而我和大蝰蛇也都好奇的盯着看,看样子大蝰蛇好像也很享受眼前的这一切。
  “我是鬼头人花铭,你也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你是逃不出大蝰蛇的手心的,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答应肯定会放你去入册投胎。”
  听我这么说之后,虫卵里的鬼魂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不久就传来了她呜咽似的说话。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大蝰蛇呀!我还说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居然能瞬间让我的本事大打折扣,不过既然能有大蝰蛇护身,那你做鬼头人也是绰绰有余了,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吧!”
  “你是梁瑰玉吗?”
  “没错。”
  “那你怎么会被关在那幅画里的?”
  “这事儿可说来话长,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听我讲完?”
  “晚辈洗耳恭听。”
  接下来的时间里,梁瑰玉的鬼魂跟我讲述了从她刚认识纪本禄时候起一直到她被关进画里这段时间的一切,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没觉得怎么惊讶,而越往后听就越觉得毛骨悚然。
  其实纪本禄和梁瑰玉的相识并不是什么偶然,纪本禄之所以敢顶着人们的非议,大张旗鼓的迎娶青楼出身的梁瑰玉进门,是因为有人从中点拨的缘故,而这个人就是三木。
  前文就已经提到过,纪本禄这个人对道术一向痴迷,而在他得势之后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不过梁瑰玉还提到了这样一个细节,她说三木真人其实并不是主动找纪本禄论道的,而是迫于纪本禄重兵的威胁才勉为其难去香炉山走了一遭,所以故事的一开始就有了矛盾,三木下山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消除纪本禄这个威胁。
  三木也算是得道的真人,自己能掐会算,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一趟香炉山之行一定凶多吉少,所以他根本就没打算全身而退。
  而等三木慢慢的了解到纪本禄还是御用说书人纪家的分支之后,他的焦虑就越来越多了,于是乎也加快了瓦解纪本禄威胁的步伐,而梁瑰玉的出现就是其中的第一步。
  其实梁瑰玉和三木早就认识,并且三木还对梁瑰玉有恩,所以梁瑰玉为了报恩就答应了三木的要求,利用她和纪本禄的夫妻关系,在平时纪本禄喝的茶水里下了慢性毒药,打算慢慢的让纪本禄毒发身亡。
  可是一切进展的并不是那么太顺利,因为无论是谁做害人的事儿都会心虚,就算是梁瑰玉演技再好也始终掩盖不住内心的忐忑不安,更何况纪本禄对她也确实的好,特别是在生下九爷之后,梁瑰玉的想法就彻底改变了,因此上三木的计划也彻底落空。
  梁瑰玉之后还不止一次的求三木放过纪本禄,可纪本禄的存在关乎师门的安危,所以三木肯定不会答应,只不过他嘴上却没有明说,而且消除纪本禄这个威胁的计划也还在继续进行。
  然而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三木的计划最终还是折在了梁瑰玉这个女人身上,当梁瑰玉终于忍不住说出真相之后,纪本禄随后就在井底的密室里杀死了三木。
  不过梁瑰玉想都没想到的是,此时的纪本禄几乎被刺激的发了狂,他不再相信身边的任何人,而且居然还朝自己的亲人痛下了杀手,纪家的惨案就这么发生了。
  几乎变成了疯子的纪本禄叫人把全家老小杀的一个不留,而且还把跟他坦诚了一切的梁瑰玉点了天灯,之后还把她的魂封在了那幅画中,意在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也思想万千,我心里也很清楚被自己爱的人出卖是什么滋味,更别说还是处心积虑的想要弄死谁了,所以我理解纪本禄后来所做的那一切,只不过人失去理智之后的做法我却是不赞同的。
  想想梁瑰玉的遭遇,我也多少有些同情,不过当她亲口说出这些细节之后,她和邪灵店的关系也随即越来越远了,她不可能是那个女店主,那么那个女店主又是谁呢?
  想到这里我也马上又问道:“你跟纪本禄相处了那么多年,那你有没有听他提到过邪灵店呢?”
  “有,那天他喝醉之后说了一句话,他说早晚有一天会有人再次打开邪灵店的大门,而且他还说自己有生之年不想看到邪灵店大门被打开的那一刻。”
  “这也就是说他老早就知道邪灵店事儿了对吧?”
  “对,而且三木真人也知道邪灵店的事儿,并且我总感觉纪本禄忽然变成那个魔鬼一般的样子也肯定跟这个邪灵店有关系。”
  “什么意思?”
  “我了解他,就算他再痴迷道术也不会走火入魔到杀死全家的那种程度,而且三木后来放弃了要杀他的想法,一直都在努力的规劝他走正道,如果他不是被邪魔侵体,怎么会做出那种惨无人道的事情?”
  “要这么说你如今也不想找他报仇了?”
  “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这就是我的命,只是可怜了我那苦命的孩子。”
  “你放心吧!纪纲纪九爷现如今活的好好的,等以后有时间我再让你们团聚,而你也不要再当孤魂野鬼了,赶紧去鬼城入册准备投胎吧!”
  说完我就用手指甲戳破了虫卵,梁瑰玉的鬼魂这才又飘了出来,对我千恩万谢之后才出了大门。
  其实到目前为止,之所以我感到有些混乱,完全是因为几件不太相干的大事儿碰巧纠缠到了一起才导致的,如果把他们分开条理一下思路明显就清晰了很多。
  当然眼下找到魇娘才是最重要的事儿,不过在此之前我还需要继续等待艳滴血灵的消息,也希望她不会叫我失望。
  梁瑰玉的鬼魂走后不久,那对夫妻鬼就和艳滴血灵一起来到了花老的住处,而且一进门我就看到艳滴血灵的脸色不太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