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邪灵档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0章 再回香炉山


(5#)

  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从我刚认识魇娘的时候,她的生命就已经在我身上生根发芽了,她教会我的每个本事,以及她送我的每一件东西都是深深烙印在我心里的,就算抹去了我的记忆,我还是会把曾经的一切记起来,而且估计他们都没想到,关于魇娘的记忆会复苏的这么快,而且我相信魇娘也经历过这一切。
  之所以我会短暂性的昏厥,是因为我脑子里在斗争,里面有桎梏我把她想起来的东西,我在试图摆脱这种桎梏。
  勾魂禁术能勾人魂魄,能抹掉人的思想,但是却阻止不了记忆的复苏,虽然不是很好解释,但是这个却必然存在。
  老火鬼想要彻底让我忘记魇娘,除非把我所有的记忆都抹去,哪怕他只是剩一点都会和魇娘脱不开关系,不过他没有那么去做,他知道如果真的那么做了,我这个人也就废了。
  而正是因为他莫名的慈悲才导致了我这么快让记忆复苏,只不过等我忽然记起来的时候,复苏的记忆很快转变成了复仇的动力,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了。
  莫名的昏厥忽然消失,我猛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当时我的眼前一片血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用脑过度导致的充血。
  “我要去香炉山找那只老鬼,你们谁想跟来就跟上,不想来的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我说的很直白,离开的意思就是滚蛋,从今往后别跟我混的意思,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他们很容易就能明白我的话。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第一个站出来的居然是我认识不到一个月时间的艳滴血灵,她帮我理由很简单,只是因为惺惺相惜,她还说自己从来没有佩服过谁,魇娘是第一个。
  鬼曼童和赤尸鬼是一直跟着魇娘的,所以他们站过来我也不觉得意外,除了他们两以外李诗香、梁娜和彩妮也愿意跟我一起前往,虽然她们知道帮不上我多大的忙,但她们也不愿意看到我势单力孤。
  至于说彭非,他本来就是个外人,我也没打算让他卷进来,所以看他站过来的时候,我也让他赶紧回家去,不要再掺和我的事情。
  不过这个小子从知道我是鬼头人之后就对我产生了盲目的崇拜,并且他还说要拿我的故事写本书,所以就算我赶他走他都不会走。
  因此到最后没有站过来的人就只剩下了老鬼和金簿鸟花云,而我也没有问他们不来的理由就转身走出了客房,下楼找了车直奔香炉山。
  凯里市距离香炉山不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山外,不过因为香炉山的案子最近把周边搅的天翻地覆,所以司机师傅也没敢把车开进去。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个我理解,所以我给钱下了车,目送着车子远去才踏上了进山的那条唯一的大路。
  我知道香炉山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警察和里面的人彼此相安无事,只不过相安无事是需要条件的,而这个条件我不说谁心里也都明白。
  戴大檐帽的没少在这条毒道上捡了外快,所以只要不是天塌下来,他们就肯定不会断了自己的财路,而这次香炉山被一锅端了,那就说明猫腻肯定是藏不住了,并且既然没了钱赚,那么警察自然也就不会再理会这个地方了,充其量就是在意思几天,搞搞地方治安什么的也就完事儿了。
  我们在村口没看到有警车,也没看到第一次来的时候守在村口的那些人,并且远远望去整个苗寨都死气沉沉的,好好的一片有生机的土壤就这么变成了死地。
  毒草田都没烧了,苗寨的村民也没剩下几个,在这种条件下留下来的都是那些老弱病残,但凡是有点能耐的都走了。
  香炉山的毒草田养活了不止一代人,所以苗人在这里根深蒂固,想要让他们放弃害人的产业肯定很难,为此地方上肯定也没少费了劲。
  不过香炉山的产业是御用说书人的,而如今我是御用说书人的鬼头人,所以说这里的事儿就跟我脱不开关系了。
  我前脚进村,后脚就来了警察,只不过他们并没有盘问我什么,看起来上面应该是交代过。
  我虽然是鬼头人,但是这里的事儿确实跟我无关,我要没来香炉山的话根本就不知道。
  再说了,我这趟回来也不是为了毒草田产业的事儿,所以那些人也就没干预我的事儿。
  而等我来到纪家老宅外面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了纪本初正坐在大门外悠闲的抽着旱烟袋,他见到我之后也马上迎了上来。
  “鬼头人来了?我就知道您还会回来的。”
  “少废话,那只老鬼在哪儿?我找他有事儿。”
  “看来鬼头人真的不是一般人,您这么快就都想起来了。”
  “少给老子脸上贴金,快说老鬼到底在哪儿。”
  “他说陈仙姑毕竟是五鬼城最德高望重的前辈,所以为表尊重他亲自送陈仙姑回去了,您想要找他就得亲自去趟枉死城。”
  听他说完我转身就走,而此时他忽然喊住了我说:“鬼头人留步,我这里还有个东西要交给鬼头人,大哥亲自吩咐的,我不敢怠慢。”
  说着,就见他恭敬的用双手呈上了一个一米长短的布卷,我一头雾水的接过了布卷,纪本初这才解释说:“这是纪家的家谱,上面记载了所有和纪家有关的人,这也是现如今唯一一个最详细的御用说书人纪家一脉的家谱了。”
  “给我这个干什么?”
  “大哥说他走以后必须得有人来管纪家,老朽没有那个能力,所以他才拜托我把家谱交给鬼头人,顺便也恳求鬼头人帮忙来管理纪家。”
  “这活儿我可不敢接。”
  “您要不敢接的话这天底下就没人敢接了,目前您正是如日中天的时期,我觉得这个时候纪家带头表明个态度对您来说也是种大力的支持,四大家族有两家归附,另外两家也就不敢多事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老爷子这话说的也没错,我不一直就想一统三司和四大家族来制止御用说书人的内乱吗?
  听他说话在理,我这才慢慢打开了纪家家谱,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人名,我顿时就觉得脑袋疼,因为我知道今后我要跟很多人打交道,而这上面只是纪家一家人而已,另外三家还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包括我们花家。
  我知道一统御用说书人一脉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所以眼下看完纪家家谱之后我也没说什么,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找魇娘,就算她真的死了我也必须要见到她的尸体,当然我心里非常清楚,魇娘不可能会留下什么。
  我没有和纪本初多说话,收起纪家家谱之后就想转身前往鬼木堂,不过还没等我走远,就听纪本初忽然又说了一句:“鬼头人,鬼木堂最近几天来了不少外人,你们要当心点,看模样应该是七四九的人。”
  听到这话我也稍微愣了一下,不过当时也没想太多,毕竟我和七四九的人还没正面发生过冲突,所以我认为他们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
  另外我也感觉到,七四九的人跟我走的路线好像不太一样,他们在调查的事儿不一定跟我有关系,所以我还是不要跟他们扯上任何关系的好。
  没多久我们就来到了鬼木堂外,远远的艳滴血灵就让我们停了下来,这时候就见她用鼻子嗅了嗅,之后就示意我们蹲下来小心观察。
  “花铭,我感觉七四九的人还挺厉害的,他们居然把守门的冥蝶都给赶走了。”
  “七四九的人本来就是些民间高手,只不过这些人都是给国家服务的,虽然不乏个别人有私心杂念,但是大多数还都是以国家利益为重的。”
  “在国家眼里他们就算再厉害也都是些小角色,他们跟国家混只是为了名声上好点罢了,其实拿国家钱不干人事儿的大有人在。”
  “不管他们了,我们小心点别跟他们发生冲突就行,对了,我该怎么去枉死城找魇娘?”
  “等天黑之后这里阴气稍微重点应该就可以了,不过我要事先跟你提个醒,如今陈仙姑不在了,你要想进去枉死城可就不容易了,那些鬼东西认她不认你,所以此去非常的凶险,你不能带这么多人。”
  “我没打算带他们都去,待会儿只要你和鬼曼童跟我去就行了,其他人留在外面,让赤尸鬼负责保护他们安全。”
  说完,艳滴血灵抿嘴一笑问道:“喂!我发现你挺有女人缘的,这些漂亮的大宝贝儿你都是怎么弄来的?”
  “你太高看我了,李诗香是我的发小,梁娜是我在武陵救出来的,彩妮是因为有生命危险我才带她离开西江的,这其中并没有掺杂任何个人的私心杂念。”
  “那你意思不就是说她们跟你走到一块儿是碰巧了?”
  “她们都是整件事儿的间接受害者,她们的存在是细节问题,等以后有时间我会挨个去弄清楚。”
  “你这个人还真是爱管闲事。”
  “你说什么就什么吧!”
  “天黑之前你得先让他们找个地方躲起来,鬼木堂肯定不合适,我建议让他们撤到村外去。”
  “他们虽然没有你厉害,但是起码的自保能力还是有的,所以就不劳你操心了,等下让他们躲到密室里去,那个地方不容易被发现,再说了你才是这里的地头蛇,你的地盘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事先声明一下啊!我不是这里的地头蛇,这里的地头蛇是纪家人,我充其量就是个帮忙看门的邪灵而已。”
  “你爱说什么说什么吧!反正他们不用你操心就行了,你该做的就是怎么帮我找到去枉死城的黄泉路。”
  说完我扭头和赤尸鬼稍微交代一下,之后就率先走进了鬼木堂。
  因为我担心七四九的人会沿途留下暗哨,所以在进门之后不久我也让鬼曼童去四处观察了一下,等确定在外堂没有发现七四九的人之后,这才吩咐赤尸鬼带李诗香他们前往密室,随后就耐心的等待天黑。
  因为目的不相同,又为了避免和七四九的人撞上,所以我们这一趟也没有进到鬼木阵更深的地方,只是停留在外堂内小心等待天黑。
  在这期间其他人也都没说什么,他们都知道我现在心里只有魇娘,所以也犯不着触我的霉头。
  不过这个彭非虽然没有干涉我的事儿,但是可能因为是第一次见到御用说书人的堂口的缘故,他的情绪明显有些激动,看他什么地方都想去看一下,我也干脆把他打晕了完事儿,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听声音去辨析应该是有两个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