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驭梦精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醒来


(19-)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梦云鬼醒来,感觉头好痛,身子好重,仿佛被重物压住似的。

  缓缓睁开眼睛,梦云鬼看到了天花板。

  然后,是一张脸,一张世界上最熟悉的脸,妈妈的脸。

  怎么可能还活着?

  这是梦云鬼醒来的第一个问题。

  是啊,怎么可能还活着,汽车从半山腰滑下去,砸进水里,即使没被砸死,也会被淹死,怎么可能还有活命!

  可是他真的还活着,这就是现实。

  活着,真的还活着,太好了,我还活着!

  梦云鬼在心里呐喊,无数遍。

  妈妈又瘦了许多,看着妈妈憔悴的脸,红红的眼睛,梦云鬼张了张嘴,还没发出声音来,妈妈已经弯下身子,抱着自己哭了起来。

  “儿子,别说话,妈妈知道你醒了,对不起,都是妈妈的错。”

  梦云鬼鼻子一酸,泪水就流了出来。

  “妈妈,您别再哭了,眼睛都红了。”

  “嗯,妈妈不哭,儿子也不哭,我们是男人,不能流泪。”

  妈妈搂起袖子擦去泪水,又从床头的医用柜子上扯出一张纸巾,帮儿子也擦了。

  “妈妈,我昏迷了几天,严不严重?”

  “就一天,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醒来休养几天就好了,我们梦家祖坟埋得老高,一定会保佑你的。儿子,你感觉怎么样?”

  “好像做了一场梦,感觉好累的样子,身子重得要命,倒是没发现哪里疼。”

  梦云鬼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只是,乱七八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

  “我儿子福大命大!还好,你当时系了安全带,要不,就老火了,有两个没系安全带的,一个重伤,一个已经死了。”

  “妈妈,是怎么回事,当时,我以为自己死定了,难道!车子没有掉进水里?”

  “车子要是不掉到水里,那才死定了,呸呸,说什么死不死的。”

  “听他们说,车子从半山腰冲下去,像过山车一样,直接弹起老高,然后砸进湖里,说是湖底有个大树桩,车子沉下去时,一头挂在树桩上,一头搁在了浅水边。”

  见自己没事,妈妈高兴,话就多了。

  当然,梦云鬼也很高兴,看着妈妈开心的样子,心里也是喜洋洋的。

  有点不舒服的是,被冰水泡过的身体,仍然麻木,动不了。

  “都怪妈妈,你们都分手了,我还让你去看小雨娘,妈妈就觉得自己是个祸根,生你的时候,你身体不好,后来,你爸爸出事,现在,又来害你!”

  “妈妈,不怪你,我都没事了,你看,不是挺好的吗,你刚刚还说,我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看着妈妈为此事又开始自责,梦云鬼的心里更不是滋味。

  去雨家,对于他来说,主要是去要一个理由,至于劝雨的妈妈,纯属巧合。

  雨的妈妈老毛病犯了,死活不去医院,谁劝都没用,梦云鬼妈妈突然想起来,小雨妈妈最是喜欢梦云鬼,于是让他去劝劝,结果,就出了这事。

  “哦,对了,小雨来过,听说你出事了,小雨立马就跑来看你,这么好的姑娘,是我们梦家祖上修来的,你还嫌弃,唉!”

  看着妈妈失望的表情,梦云鬼的心里五味杂陈。

  是呀,自己何尝不是觉得有雨这样一个女朋友,是上辈子修来的福。

  “来,这是她给你留的信,走时,她说让你好好养伤,不要去找她,她过两天就回学校了。”

  接过妈妈递过的信,拆开来的第一眼,梦云鬼就感到了绝望。

  “云”变成了“梦云鬼”。

  曾经,她叫他云,他叫她雨。

  现在,雨停了,云也散了。

  说好的一辈子呢!

  说好的生生世世呢!

  说好的不离不弃呢!

  ……

  梦云鬼没有勇气往下看,把信重新装进了信封,看着天花板,任凭泪水滑落心间。

  “嗨,帅哥,我来看你了,惊不惊喜呀。”

  “可儿!”

  “怎么这副模样呢,不欢迎我吗,那我走啦。”

  “欢迎,非常欢迎,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你看看你,都把自己折腾成啥样了,看着都让人心疼,好点了没?”

  “活过来了,不过,还动不了。”

  “我进来时,看到阿姨在和医生说话,看上去挺高兴的,我就猜到,你应该活过来了。”

  “就你最聪明!”

  “哈哈,那是自然。不过,你也很聪明的呀,还知道办个什么休学手续。”

  “那是黄校长的建议,我觉得又没什么损失,就听了他的。”

  “鬼才信你,我还不了解你呀!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还没想好呢,或者明年,或者……”

  “不要或者啦,梦魂,我曾警告过你,你不求上进没关系,但是,你不能拉着我当垫背!”

  “可儿,不要这样,那可不是玩游戏,如果我一直不回去……”

  “我不管,说好的一辈子哥们,现在,她离开了你,我更是不能不管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想折腾,我陪着你就是。”

  “可儿……”

  可儿姓陈,名可,同学都习惯叫她可儿。

  高中三年和梦云鬼一个班,学习在中等偏上,上个一般重点没问题。

  可是,高考后,她说没发挥好,分数连一本线都没上,之后便选择了复读。

  陈可长得漂亮,身材高挑,性格天真活泼,爱跳爱唱,如果不是一头长发,绝对是正宗假小子的人设。

  不过,陈可安静起来,能让你感觉到可怕,她可以在湖边坐上一整天,除了喝水,啥也不做。

  前些时间,陈可找梦云鬼聊过两次,没有什么结果,今天来看梦云鬼,自然还是老问题,劝他去复读。

  “凭你的基础,即便下学期不去学校,直接参加高考,也能上重点,你信吗?”

  “我不信,这半年,我都没有摸过课本。”

  “那要是给你半年,就肯定没问题了,是吧?”

  陈可歪着头,明亮的大眼睛瞪着梦云鬼,一副迫切想知道答案的模样,十分可爱。

  “应该能上个本科吧。”

  “哎呀呀,急死我了!能上本科,那不就得了,还是挺有信心的嘛。”

  “只是可能。”

  “切!懒得和你扯,好好养伤吧,如果想通了,就给我打电话,我先帮你安排,就坐在我身边。记住啦,天涯何处无芳草,想去哪找去哪找。拜拜!”

  陈可说着,转身向外走去,一只小手扬起老高,像微风佛过麦穗,轻轻摇摆。

  看着可儿纤细的背影,梦云鬼嘴角微微扬起,笑了,半年来,第一次笑。

  有这样的朋友,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三天后,梦云鬼感觉身上还有些酸痛,但可以走动了。

  医生说只能轻微活动,动作不能太大,再有个把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医生还说,他是这次车祸里恢复最快的一个,很了不起。

  年轻就是资本,有无限可能。

  梦云鬼是这次车祸里年龄最小的,恢复快些在情理之中,没什么了不起。

  了不起的是,第四天,梦云鬼和妈妈商量,决定出院。

  梦云鬼很清楚,在医院里是要花钱的,家里,根本没什么钱。

  几年前妈妈为了照顾自己,辞了工作,这几年,就靠打点零工维持家用,除去生活费,供自己上学,还得东拼西凑。

  妈妈拗不过儿子,只能回家。

  一个月后,梦云鬼恢复如初,于是和妈妈商量,想要出去打工。

  结果,妈妈没有同意,却给他讲了一个悲伤的“故事”。

  这个“故事”,如晴天霹雳,击在了梦云鬼的心头。

  https:///61_61578/4336873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